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第一篇  南海

  唐梦晴一听武林泰斗南海圣母亲自来给她贺寿了感到异常有光彩。连忙随穀
幽兰,玉清二人出去迎接。南宫萍知道师傅来了,兴奋地拉着阿钰也向门外跑。

  此时的南海圣母手持拂尘含着微笑漫步在人巷中,频频向聚集的武林中人点
头示意。人群中不时响起阵阵欢呼声。

  她身袭青色道袍,乌髮高挽,步履轻盈,姿态庄严高贵有若天仙,向南宫大
门飘然而来。

  唐梦晴很远就朗笑着说:“没想到老身的生日,竟然惊动仙驾!真是折煞老
身了!”

  南海圣母一打揖手笑应道:“唐老夫人乃是德高望重的武林泰斗!贫道理应
来贺寿。”接着又转头对谷幽兰,玉清二人说:“穀盟主、玉清掌门,贫道发现
你们目光如炬,像是功力长了几十年。贫道没猜错的话,你们一定得了奇遇。那
就是武林之福了!”

  谷幽兰,玉清二人也不好意思解释,齐声道:“前辈青春永驻才是武林之
福!”

  这时南宫萍像乳燕一般投入南海圣母怀中,“师傅,徒儿好想您呀!”

  南海圣母搂住南宫萍笑道:“傻孩子,这幺多前辈在这,也不怕人笑你!”

  南宫萍环视四周,吐吐舌头道:“他们不会和我计较的,嘻嘻!对了,钰哥
哥,你过来见过我师傅!”南宫萍向阿钰招手。

  阿钰现在心就象水一样平静清澈,难得他见到美女没有欲望,而南海圣母就
是让人无法产生欲望的女人。不是她不美,面似美玉,黛眉凤目,琼鼻樱口,只
能用天香国色形容她;不是她人老珠黄,在她身上无法验证四十五岁和三十岁的
年龄差别。就是她的气质让阿钰感到自己面对的是庙里的菩萨。

  阿钰跪在南海圣母面前:“晚辈东方钰磕见圣母前辈!”

  南海圣母打量了一会阿钰,扶起阿钰说:“少侠快快请起!”然后转头对玉
清说:“这孩子虽然貌不惊人,但目光中透出善良和机灵,不失可造之才。听说
他是你们华山的弟子,以后你要好好训导培养才是!”

  玉清看看阿钰,眼神中透出情意绵绵,红着脸说:“我可管不了他!”

  这一切全落入南海圣母眼中,她心中不觉奇怪堂堂华山掌门竟对一晚辈神情
暧昧。

  但她没表示出来,随着众人一起进了大堂。

  突然,有一人从外面飞快的跑了进来。

  “稟报盟主,武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五行神教,它打出‘顺我者昌,逆我者
亡’旗号。武林中的邪教天魔教和姹女教都投奔它的旗下。几天前,它攻打青城
派,除投降他们的三十一人外的其余青城派弟子共一百四十三人全都阵亡!

  这话令所有人都震惊了。

  谷幽兰对唐梦晴说:“唐老夫人,能不能找个僻静的地方。我们要好好商议
一下!”

  唐梦晴点点带着众人来到一个房间。当南海圣母,谷幽兰,玉清进去后,阿
钰和水妍真也想进去却被唐梦晴拦住了:“你们别进去,我们要商议大事!”

  谷幽兰对唐梦晴说:“让他们进来吧!我能保证他们不向外洩密。”

  南海圣母对谷幽兰说:“盟主认识他们?”

  谷幽兰红着脸说:“实不相瞒,我和玉清,还有那位姐姐都是东方公子的妻
子。”

  她这话让唐梦晴和南海圣母都感到震惊,但她们又不便询问细节,也就让阿
钰和水妍真进来了。

  南海圣母先发言了:“我派的始祖南海神尼传遗言给我们后人,说二百年前
有五个人合称五行奇人,其中有一位武林奇女子碧波仙子水妍真统帅武林正道抵
御另四位想称霸武林的五行奇人。而那四个想称霸武林的奇人凑巧服用了千年龙
蜒草,沈睡二百年增长百年功力,苏醒后必定会掀起武林腥风血雨。”

  玉清点点头说:“我们华山祖师也是这样传话下来的。如果要知道详情就让
我这位姐姐说吧!”说着指着水妍真。

  水妍真缓缓的将脸上的蒙布取下来,众人眼睛一亮,太美了。

  水妍真笑着说:“我就是那个水妍真!当我得知其他四人凑巧服用了千年龙
蜒草后,就苦练师门一旷世绝学天蚕神功,以解现在武林的危难。”

  南海圣母立马上前拜见:“拜见前辈!”

  唐梦晴问:“那其他的五行奇人是什幺人?”

  水妍真说:“他们是印金魔尊铁毅,他的印金掌能使金属化为灰烬。他的宝
藏富可敌国。

  铁毅年青时本是一侠客,他为救一山寨百姓,而与一魔头动手,在他与那魔
头用真气对掌的时候,请求山寨百姓,助他一臂之力,从背后给不能动的魔头一
刀。可山寨百姓因为害怕而袖手旁观,眼看魔头的伙伴就要赶到,是一无知的幼
童用树枝抽了魔头一下,魔头一分神被铁毅震死。可铁毅看看百姓,明白了人不
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几年后江湖出现无恶不作的铁毅。

  青木妖后柳舞影,她的易容和轻功最好,人中她青木掌后,身体枯化而死。
柳舞影原是一名国色天香的女子,因被人骗去身体后卖至青楼,所以痛恨世间。

  地行鬼王陆笑田,他善于用毒和遁地术。他是孤儿,他要得到所有别人拥有
的东西。

  赤焰老怪洪敬华,他的烈焰掌和火器名扬天下。他从小娇生惯养,他要的东
西,就一定要得到。”

  唐梦晴惊道:“对方有四个而我们只有水前辈一个。那我们怎幺应付呢?”

  南海圣母接话说:“我的祖师二百年前已经想好计策了。水前辈不与他们同
流合汙,他们必然会找一个人凑齐五行。当今世上最合他们标準的就是雪山水母
了。”

  众人点头。

  南海圣母接着说:“其实我就是雪山水母!早在我几岁入门时我的命运就被
师傅定好了,我将不惜一切打入他们内部。我一直带着面具,我的真面容却属于
雪山水母。”

  她撕下面具,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非常妩媚的女子,“天机医仙秦无双
是我朋友,她帮我编出了一个雪山水母。我马上去雪山等着他们来找我!”

  玉清说:“那不是要让你受屈辱了吗?”

  南海圣母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为了武林正道,我的牺牲算什幺?”

  “计画虽好,但有一缺陷!”阿钰听完摇摇头。

  众人都看着阿钰,不知谁问了一句:“什幺缺陷?”

  “相貌虽然改了,别人是认不出前辈了。可大家看前辈气质上哪象淫娃?更
何况依我对前辈体形姿态的观察,前辈还是一个处女!这不是很大的缺陷吗?”

  听了阿钰这番话,众人心又凉了一半。南海圣母看着阿钰说:“看少侠的神
情,一定有好的对策。就请少侠指教!”

  这时,阿钰说了令众人想不到的话:“只要前辈肯牺牲,让我调教五日。我
保证这方面没有丝毫破绽!”

  众人都震惊了。

  但南海圣母却点点头道:“我的使命就是牺牲!我答应!”

  阿钰在唐梦晴耳边嘀咕了几句,唐梦晴就去準备了。

  没多久唐梦晴回来了,她将南海圣母和阿钰带到一密室,对他们说:“都準
备好了,你们进去吧,不会有人打搅的!”说完就走开了。

  阿钰快步走了进去,回头对站在门外的南海圣母说:“前辈,进来呀。”

  南海圣母咬咬牙艰难地向前移了几步。

  虽然她为了正义,不惜牺牲一切。但此时此刻她有一丝悲怜自己的命运。

  背后的关门声告诉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平静了一下思绪,才观察四周。一
排巨大的蜡烛将密室照得通明。这个密室不大,正中间一张大床就占了大部分空
间。比较特别的是四周的墙壁和屋顶都镶上了铜镜。无论在任何角度都能看清自
己。

  “这些镜子是我刚才请我外婆派人装上去的!”阿钰看着南海圣母说。

  “为什幺要装镜子?”南海圣母不解的问。

  阿钰摸着镜子说:“要想理解淫蕩,就必须先走下你心中的神坛,做回一个
凡人。因为只有凡人才有情和欲,用情太深是情癡而极端追求肉欲那就是淫蕩。
人能够看清别人但总是无法看清自己,将自己想成圣人,救世主。而镜子能帮助
我们认清自己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凡人。”

  阿钰来到南海圣母的身后,手搭在她的身上让南海圣母正对镜子:“先告诉
我你的俗家名字。”

  南海圣母虽然很不习惯,可为了她的使命,只好默许阿钰和自己如此亲近,
“我叫郭梅。”

  “好美的名字!人更美!真是上天的杰作。我快控制不住了!”

  南海圣母在镜子中看见了阿钰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尊敬,取而带之的是燃烧
的欲火。这种眼神南海圣母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先是震怒,等意识到自己已经无
法主宰自己时,内心深处升起一种恐惧!她不由自主的挣脱阿钰退到了床边。

  阿钰狞笑着:“你害怕了!这才是女人应该有的感觉。不过只有这感觉还不
够!”说着沖了上来,将郭梅扑倒在床上,压在身下。

  虽然南海圣母郭梅举手之间就能轻易的制服阿钰,但身负的使命让她屈服。

  这样使阿钰轻易的拔去郭梅头上的玉簪,似水般的秀髮在床褥上披洒。剥去
郭梅身上的道袍,使凹凸的体形在贴身丝绸内衣里隐现。

  正当郭梅含泪準备迎接最终的淩辱时,阿钰却离开了她的身体:“好了,你
先放鬆!我只是除去了封锁你几十年幸福的枷锁。你再照下镜子,你现在还象道
姑吗?”

  南海圣母郭梅快崩溃了,撕心的叫着:“你干嘛不快点做你想做的事情,为
什幺还在折磨我!”

  阿钰诡笑着:“你还没有一丝欲望。我不会太猴急的!你现在先照着镜子欣
赏现在的自己,回想一下年轻时有没有男人让你心动过。我出去一下!”说着拣
起玉簪和道袍离开了密室。

  “师傅呀!我真要忍受不了了。”郭梅趴在床上哭泣着。

  忽然她仿佛又听见师傅在临终时的嘱咐:“梅儿,你的使命关係到武林数万
人的命运。一定要坚强,再大的艰险你都要挺住,再大的屈辱你也要忍受!”

  “师傅,我不会辜负您老託付的!”最终郭梅还是按阿钰的吩咐面对镜子。

  披散的秀髮让她失去了往日的神圣,多了几分妩媚。淩乱的衣裳让她失去了
往日的庄严,多了几分性感。她此时才发觉自己还没有老。她开始揣摩淫蕩女人
的神态,脸上堆上了笑容,但很僵硬。扭扭细腰丰臀,总觉得彆扭。

  正在此时门开了,阿钰走了进来。阿钰说:“你先揣摩着,我可要享受快乐
了!”

  他话刚结束,门外就走进一妖豔的女子。只见阿钰肆无忌惮的将那女子抱到
床上,放在郭梅身旁就开始调情起来。

  郭梅愤怒了:“东方钰,你在干什幺?你太放肆了。”

  那女子笑着说:“郭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家公子是为你好,让你理解男
欢女爱的真谛!”

  南海圣母郭梅再一打量,她倒吸一口凉气:“怎幺会是你?香媚妖姬丁妃萍
你来这想干嘛!”

  丁妃萍笑着说:“放心,我已经彻底被我家公子征服了。一心一意跟随东方
公子!过会儿,我家公子就会让你品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就算是神仙也会折服
的!”

  “你这淫妇胡说八道!”郭梅再也听不下去了!

  阿钰在一旁说:“你知道她是淫妇,就要好好跟她学!水母就应该是这样子
的!”

  丁妃萍搂住阿钰:“她不学就让她去吧,奴家都等不及了!奴家想要!”

  阿钰也不管郭梅了,搂住丁妃萍:“宝贝,你可想死我了!”

  郭梅再也听不下去了,捂住耳朵将头转了过去。可四周的镜子无不反映着那
对男女的淫态。她只好将眼睛紧闭。

  过了不久,丁妃萍那卖力的浪叫声就钻进了她的耳朵,刺进了她的心里。

  “啊……公子你好厉害,奴家舒服死了!”

  一种好奇心让郭梅睁开了眼睛。镜子里,丁妃萍平躺在床上将双腿搭在阿钰
的肩膀上,阿钰跪在床上抱着丁妃萍的细腰飞快的前后运动着臀部。两人的腹部
不断相撞着。郭梅赶紧闭上眼睛,她脸通红心里不停的念着:“罪过!罪过!”

  很久,一阵肉体的击打声又让郭梅产生了好奇。她又睁开眼睛。镜子里,丁
妃萍跪在床上,双手支撑着。阿钰在她后面一条腿跪着一条腿半蹬着,双手抱着
丁妃萍的臀部。郭梅第一次看见了男人的肉棒,一下进去一下出来。好大!郭梅
心跳了。

  她又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那根肉棒,她努力忘记但就是无法忘记。

  郭梅再也控制不了了,她真想看看阿钰他们又在干什幺。她睁眼了,盯着镜
子。

  这时阿钰躺在床上,而丁妃萍臀部不断上下擡动着,她飘飘欲仙一般紧闭着
眼睛享受快乐。郭梅的心也丁妃萍的上下而上下跳动……

  夜深了,密室里又剩下两个人了。

  阿钰睡的很熟,而郭梅怎幺也睡不着。她脑海里全是丁妃萍快乐的样子和阿
钰那奇大无比的肉棒。

  她爬了起来看着那根安静的庞然大物,暗想:“这东西真能让女人欲仙欲死
吗?”

  她手不自觉地碰了一下肉棒,只见那根肉棒立马象旗杆一样耸立起来。

  她擡头看看阿钰,阿钰正笑着盯着自己。郭梅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
去。

  阿钰坐起来,将郭梅搂在怀里:“傻瓜,不要害羞呀!”说着抓住郭梅的手
放在肉棒上,郭梅想挣脱,可被阿钰死死的抓着。阿钰已经开始轻轻地吻着她的
耳朵玉颈,每到一处都让郭梅有一种麻麻的感觉,很舒服。

  “闭上眼睛,好好享受!”阿钰柔柔的说。

  闭着眼睛郭梅感觉到阿钰的手已经在她身上开始游动了。她本想挣扎,可这
种舒服的感觉让她溶化了,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不多久,郭梅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嘴中不时有了轻轻的娇喘声。她的手先
是尽情的抚摸着肉棒,后来她的手紧紧的搂住阿钰。阿钰让她太舒服了。

  阿钰见时机到了,开始解开郭梅的内衣,一对硕大坚挺的玉峰跳了出来。阿
钰迫不及待地用嘴和手佔领了它们……郭梅后悔了,后悔浪费几十年……

  阿钰肉棒插入前的时间,郭梅是在天上度过的。她感觉已经成仙了,置身于
天边云彩上,忘记了人间的一切烦恼。她都不知道阿钰什幺时候脱去她的裤子,
什幺时候肉棒对準了玉门关。

  突然的一阵裂心的疼痛,让她回到了现实。她手指在阿钰身上深深的划出了
几道痕迹。阿钰将肉棒停在桃花源里,安慰郭梅说:“一会儿,就不疼了!”

  郭梅点点头。阿钰轻轻舔去郭梅疼出来的泪水,很久后才慢慢的抽插起来。

  渐渐的郭梅适应了。她感到了从没有过的快乐……她发现已经不认识镜子里
的她了!那幺淫蕩的在阿钰怀里追求着快感,竭力放纵自己……密室里迴响的全
是自己的浪叫声……她瞧不起自己,为什幺这幺容易被阿钰征服……她也庆倖自
己,被阿钰征服……她现在很矛盾,甚至认为镜子里的人和自己是两个人……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郭梅流着泪看着床单上的落红告诉自己,她已经不
是南海圣母了!

  阿钰穿好衣服对郭梅说:“今天就到这,你好好休息。明天开始由香媚妖姬
丁妃萍教你怎样诱惑男人,还有姹女功。两天后也就是第五天我来检查。”他将
床上那块沾有郭梅落红的床单撕下来,交给郭梅:“留个纪念吧!”

  郭梅接过床单,对阿钰说:“我出了这个门后,就是另外一个人了!不知道
能活多久,我留着也没有用。还是送给公子吧!”说着咬破手指在床单上写了些
字。

  阿钰接过来只见上面是:“珍守数十载,今朝为君开。玉门渡春风,腊梅红
豔来。                           梅赠”

  阿钰看看这诗说:“最后一句改成‘梅待君再来’不是更好?”

  郭梅摇摇头:“妾身根本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阿钰开始也为她悲哀起来。郭梅看见阿钰那同情的神态,就双手搂住阿钰的
脖子,“我现在只是想让公子多主宰我一会儿,感受一下有依靠的感觉。”说着
主动将朱唇献到阿钰的面前。时间凝固了,两颗驿动的心结合了……